每天都在思考如何取名字

我是格羅斯特(我改cn了)
笔名:祁沐,记得喊我祁沐哦(´-ω-`)
掉坑贼快,但是都是cp洁癖的那种
欢迎来找我玩【QQ:1219744486】

【雷安】下雨了吗?


七夕发糖?【不存在的!
谁让我是单身狗。。。
人物属于七创社,ooc属于我

看着街边的情侣们手拉着手,脸上洋溢着辛福的笑容。安迷修心里有一丝苦涩,曾经的他也如同他们一般,拉着自己所爱之人的手漫步走在街边。

安迷修低头看着手腕上的手表,【7:30】“该回家了。。。”
其实安迷修并不喜欢戴手表或者手链的,但是这一块手表是一个意外。。。或者不是,安迷修清楚的记得:
“白 痴安迷修,这是本大爷给你准备的!戴上了就不准拿下来!这块表就代表了本大爷知道吗?!”
安迷修清楚的记得这些话,还有当时他的表情。那个时候的他,满眼都是戏谑和成就感。嘴角是很灿烂的笑容。安迷修虽然不想承认,但那时候的雷狮真的十分的帅气,吸引人眼球。
在一片情侣们的欢声笑语中,安迷修一个人落寞的走回了那个曾经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。
每次安迷修打开门的时候,总会有一句:
“哟!安迷修你回来了!本大爷快饿死了!”
而现在,当安迷修打开门,迎接他的只有满屋的冷寂和黑暗。。。
“雷狮,我回来了。。。”
并没有开灯,默默移步到冰箱旁。将手中所买的食材,一一放入冰箱。但是当碰到一个冰冷的瓶装物时,安迷修愣住了。
“啊。。。不小心买了。。。”
是一扎啤酒,不知不觉就养成了习惯。
“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。。。”
安迷修拿着啤酒,走到阳台。。。
当初雷狮说要视野开阔,干脆就把阳台都拆了,直接改成了大型落地窗。
安迷修就坐在平时雷狮坐的地方,打开了啤酒,喝了起来。
“喂!安迷修,就没见你喝过酒,你不会是不会喝吧!哈哈哈哈哈!”
仰头喝了一口,安迷修眯起双眼“恶党,我当然会喝酒。。。”
雷狮很喜欢坐在这个阳台的角落,喝着啤酒,看着满星的夜空。他曾说过:
“这满天的星星都是可望不可及的,真想拥有一颗啊~”
安迷修扬起一抹苦笑“恶党,你早就拥有了啊。你的眼睛里。。。可是满满的星辰大海啊。。。”
笑完,又是一口。安迷修从没有在雷狮面前喝过酒,其实对安迷修而言,喝酒。。。只有在他最失意的时候,才会喝起。
雷狮和安迷修的爱恋十分的缓慢,两个人都是死倔,死活不肯面对自己心意。
所有人都知道,雷狮与安迷修互相爱着对方,可他们就是不愿看清。。。
青沐说“他们其实是乐在其中吧,有时候这种暧昧不清的感觉十分的诱人。”
就这样雷狮和安迷修乐在其中了四年!四年!这个时间久到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会一辈子都这样了,然而他们就在这个时间。。。在一起了。
安迷修现在想想,如果当时一直都是那个状态,现在的他们也许就不会是这样的情况了。。。当时,雷狮和安迷修花了四年的时间在一起,而雷狮的母亲只花了四天就将他们分开了。。。雷狮是谁?雷狮集团的三太子啊!安迷修呢?只是一个普通人,还是一个孤儿。。。
雷狮的母亲会让自己的孩子跟一个孤儿在一起吗?
答案当然是不可能啊,所以雷狮的母亲找到了安迷修,并且把他约了出来。。。
当安迷修看到雷狮的母亲的那一刹那就知道了。。。自己和雷狮。。。也许。。。不可能了。。。
当雷狮的母亲说着伤人心的话时,安迷修没有一句反驳,因为他知道。。。那是事实。。。
“你和阿狮是不可能的!也不知道是谁养出了你这样的人,别的没学会,倒是学会勾引人!看来教你的人,也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【啪!】安迷修猛地拍了一下桌子
雷狮的母亲明显被安迷修吓了一跳,随即开口说道“怎么?你还想打我不成?!”
安迷修眼眸暗了暗 “阿姨,你说我可以,请不要这么说我的师傅!”
雷狮的母亲刚想要继续嘲讽,但是当时安迷修的眼睛里有着很明显的杀气。
雷狮的母亲有些畏惧,但还是开口说道“哼!我管你什么师傅!我警告你早点离开我们家阿狮!”
安迷修看着雷狮的母亲离开了咖啡店,颓废的做了下来。。。
“雷狮。。。。我们。。。分手吧。。。”
安迷修清楚的看到雷狮眼中的不可置信!“喂。。。安迷修,今天不是愚人节吧。。。”
安迷修听出了雷狮的声音在颤抖。。。
“我说。。。雷狮我们分手吧。。。”
雷狮一把抓住安迷修的肩膀“安迷修!你疯了吗?!是不是我妈对你说了什么?!”
安迷修撇过头“我们分手吧。。。”
安迷修不敢看,不敢看雷狮眼中的情感。。。
雷狮呆愣住了。。。缓缓送开了安迷修的肩膀,离开了他们的家。。。
接下来的几天,安迷修没有一点雷狮的消息,直到。。。
“喂,请问是安迷修先生吗?雷狮先生他。。。”
等到安迷修狂奔到医院的时候。。。
【啪!】
“都是你!如果不是你!阿狮绝对不会出事的!都是你啊!你把阿狮还给我啊!还给我啊!”
安迷修低下眼帘看着雷狮的母亲歇斯底里的捶打着自己。。。
〔痛吗?
不痛。。。
为什么?
因为心更痛。。。〕
等到参加雷狮的葬礼的时候,安迷修并没有穿黑色的丧服。。。
因为,雷狮说过:
“安迷修,你还是穿白色好看!”
所以,安迷修在雷狮母亲的谩骂声中,前来参加了雷狮的葬礼,穿着一身洁白的礼服,仿佛不是来参加葬礼而是来参加婚宴一般。。。
之后,雷狮母亲来到他们的家,搬光了所有关于雷狮的东西。。。离开前,说了一句:
“就算是死,我也不会让你们在一起!”安迷修漠然的看着,他们一件一件的往外搬着,直到一件不留。。。
什么都没有了吗?不。。。
唯一剩下的是。。。所有有关于雷狮的习惯。。。
安迷修习惯回家就说一句
“雷狮,我回来了。”
习惯于座在阳台上,
喝一瓶雷狮爱喝的酒。
习惯于睡觉前说一句
“晚安,雷狮。”
习惯于出门前说一句
“晚上见,雷狮。”
他保留着所有有关于雷狮的一切习惯!
安迷修看着夜空,大脑一片迷糊。。。
“下雨了吗?为什么我脸上会有水?”
下雨了吗?也许。。。
安迷修看着星空,他仿佛看到了雷狮。。。安迷修伸出手想要抓住雷狮,但是雷狮微笑着“白 痴安迷修!”
“恶党!雷狮!雷狮!”
【嘭!】
安迷修看着星空。。。
〔真好看。。。难怪恶党你喜欢。。。恶党。。。下雨了吗?〕

〈傻瓜。。。下雨了。。。〉

下雨了吗?下雨了吗?你觉得下雨了吗?

第二天:
昨日凌晨,一位23岁青年被发现死于×××小区楼下。。。
死因:跳楼自杀
死者嘴角带笑却脸颊含泪。。。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20 )

© 每天都在思考如何取名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