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都在思考如何取名字

我是格羅斯特(我改cn了)
笔名:祁沐,记得喊我祁沐哦(´-ω-`)
掉坑贼快,但是都是cp洁癖的那种
欢迎来找我玩【QQ:1219744486】

【雷安】圣诞

圣诞贺文,但其实和圣诞没多大关系

文笔垃圾,没写出自己要的感觉

并且烂尾

我就是一个咸鱼

雷狮:吸血鬼

安迷修:先知

 

“雪夜的访客请讲述你的来意。”

透过月光他身着花纹华贵的一袭白衣,棕栗色秀发随着冬夜的寒风微微飞舞。雪夜的访客那深邃的紫眸随着用来遮挡眼眸的飘带一起转移着,他微微张口:“你就是他们口中的先知?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吧。”那白衣先知微微转头看着访客的方向,“在下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,人们这么称呼,在下也没有什么办法。”话语说完,先知对着访客微微一笑。

“无趣,先知也没什么意思。”访客缓缓走近先知,抬手就要去摘下先知的飘带。但是先知就像是知道访客要做什么似的,闪身躲过了访客的手。“十分抱歉吸血鬼先生这飘带并不能被您摘下。”吸血鬼先是微微停顿,但随即收回了自己的手“呵,还以为你只是一个小小的骗子来着,没想到你倒是还有点本事。”

先知微微一愣:“骗子?在下可不是骗子,在下是先知——安迷修。”

“安迷修?”吸血鬼像是在呢喃自语般的说着先知的名字,嘴角有些突兀的扬起一抹笑容:“我叫雷狮,要记住啊先知安迷修。”说完这句话后,先知就没有感受到吸血鬼的气息了,但是…

安迷修抬手轻抚了自己的脖子,上面有着吸血鬼的轻微的牙印!“居然没有下口吗?是因为在下的血不好喝?”

从那之后吸血鬼就是教廷的常客,虽然先知先生很想知道,他是如何多过教廷的重重防御来到自己休息的地方,并且毫发无伤…

“雷狮先生,您又来了啊。”先知停下手中刚要翻页的书,朝着吸血鬼的方向微微一笑。雷狮晃晃手中的酒瓶:“喂,安迷修我给你带了好东西。”吸血鬼总是会给先知带一些很有趣的东西,但是这次的东西先知到是真的很感兴趣,因为这是先知自己让吸血鬼带的东西。吸血鬼将手中的酒递给了先知,先知抚摸着手中的酒瓶:“这就是酒吗?”

即使吸血鬼看不见先知的眼睛也知道,现在的先知满是对新鲜事物的的好奇,“安迷修,酒可是用来喝的。怎么不准备尝一口?”对于吸血鬼的诱惑,先知很轻易的就上个那个当。“好啊,雷狮先生,酒真的能够解决一切问题吗?”对于先知的问题,吸血鬼嗤之以鼻:“谁给你灌输的这种无聊的东西?”先知微微浅尝了一口酒并没有回答吸血鬼,到是吸血鬼自己开口:“想都不用想,是教廷的那些老头子们吧。”

先知微微皱眉:“师傅他们年纪虽大,但还不至于…”吸血鬼摆手让先知停下了自己的谈吐,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安迷修,即使你的师傅们对你再好,对于我而言都是一些想要置我于死地的老头子而已…”此后两者之间瞬间静默,一种压抑的气氛从两者之间慢慢散开…

虽然在之后的时间里,两者还是如往常一般无话不说,但是两人都知道有很多东西都已经产生了改变。

“安迷修,接下来的战斗你也要参与吗?”面对师傅的提问先知微微浅笑“师傅,这是在下命中注定的劫数…”在这场战斗的开始,先知就做了一个梦。一个先知不想梦见的梦,但是先知知道,这是他本该经历的一切。他没有能力做出改变,但是他也想尝试着改变。所以他按照梦中的自己参加了战斗,并且在战场上遇见了他最不想遇见的人…

“好久不见了,雷狮先生。”是的,在他对立面的人,就是吸血鬼!教廷与吸血鬼一直都是势不两立,他们都没有想到过。他们之中的异类居然是他们尊敬的先知和亲王殿下。“安迷修,也许你可以求我救你一命。”面对吸血鬼的话,先知选择了拒绝“雷狮,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见面。”

祺偭405年:

         圣血大战,两方死伤惨重。教廷圣神的先知大人陨落与此,血族尊贵的亲王殿下消声觅迹…

祺偭450年:

    圣血大战已过去45年,教廷与血族签订平等条约。人类与血族从此和平相处…

祺偭450年12月25日:

家家户户装灯结彩,准备迎接圣诞节日的到来,天也下着微微细雪。在拐角巷中的流浪酒吧中,洋溢着节日的气氛。

吧台上的调酒师优雅的调制着一杯血腥玛丽,“小姐,这是你的血腥玛丽。”姣好的面容,礼貌的笑容,都让那位女顾客十分的倾心。“帅哥,今晚…”女顾客话并没有说完,“不好意思,这位有主了!”

jingle bells, jinglebells,

 jingleall the way!

 owhat fun it is to ride

 in a one-horse open sleigh.

 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2 )

© 每天都在思考如何取名字 | Powered by LOFTER